新世代集運優惠碼
法治護航,讓紅色資源“活起來”
發佈時間:2021-07-01 11:27 星期四
來源:法治日報——法制網

法治護航,讓紅色資源“活起來”

● 以建黨百年為契機,從中央層面安排專項資金專款專用,多部門協調推進紅色資源的甄別、研究、保護,對一些年久失修、損壞嚴重的遺址實施搶救性保護

● 發揮司法在保護紅色資源中的定分止爭和懲惡揚善功能,通過司法解釋和指導性案例明確適用法律依據、統一法律適用標準,對於保護紅色資源至關重要

● 從中央頂層設計到地方性立法,從地方各相關職能部門嚴格執法到檢察機關充分發揮檢察監督職能,紅色資源法治保護合力正在形成,對紅色資源的保護、開發和利用取得了積極成效

□ 法治日報全媒體記者 趙麗

江西瑞金四中操場有一革命烈士紀念塔,是為1930年在此慘遭殺害的300多名烈士而建。然而,該紀念塔一度年久失修,塔尖漆黑、文字油漆脱落,周邊雜草叢生。

接到羣眾反映後,瑞金市人民檢察院立即行動,赴現場查明事實,向相關職能部門發出訴前檢察建議書,推動整改。紀念塔迅速得到修繕及維護。

這是紅色聖地司法機關司法保護紅色資源的生動實踐,也是近年來各地各部門法治護航紅色資源的一個縮影。

從上海石庫門到南湖紅船,從井岡山八角樓到延安寶塔山,從半條被子到捲刃的大刀,一處處舊址、一座座紀念館、一件件實物,承載着堅如磐石的信仰信念,彰顯着歷久彌新的初心使命,凝結成“從哪裏來”的“密碼”,標定出“往哪裏去”的“航向”。

中國共產黨的百年曆史,是由一個又一個“紅色地標”串聯起來的。保護利用好紅色資源,就是保護中華民族走好新時代長征路的精神力量,就是保護紅色江山世世代代傳承下去的內在動力。

多位專家近日接受《法治日報》記者採訪時説,近年來,各地各部門結合實踐探索,將紅色資源保護利用納入法治化軌道,從創新“紅色立法”到加強法律實施再到強化監督保障,通過法治護航,用足、用好、用活紅色資源,賡續紅色血脈,汲取奮進力量。

  納入法治軌道 守護紅色資源

統計數據顯示,我國現有不可移動革命文物3.6萬多處,國有館藏可移動革命文物超過100萬件(套)。很多革命文物分散在不同的文博機構裏,有的在博物館裏被擺在突出的位置,也有的深藏於文物倉庫、很少展出,還有的散見於舊址或遺蹟中。

如何守護好紅色資源?各地在實踐中把“法治”作為重要抓手。

上海、河北、四川等地紛紛出台傳承弘揚和保護利用紅色資源的地方法規,並探索建立名錄管理制度,實行保護責任人制度,依法加強革命文物保護利用工作。

“目前,我國中央和地方對紅色資源保護的立法實踐已比較豐富,主要有原則性立法、專門性立法和關聯性立法三種模式。”西北政法大學校長楊宗科介紹説。

天下之事,不難於立法,而難於法之必行。

儘管當前我國的紅色資源保護立法已相對完備,但實踐中紅色文化物質載體遭到人為破壞、因過分追求經濟效益而不當開發等現象仍然屢見不鮮。

湖北省紅安七裏坪革命舊址是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當地基層政府曾違反文物保護法規定,拆除舊址留部分建築構件,用於設立銀行的營業網點等。接到羣眾舉報後,國家文物局迅速派出督察組現場調查,並依法處理。

徒法不足以自行。為有效貫徹實施紅色資源相關法律法規,各地紛紛開展紅色資源保護專項整治行動。

福建廈門全市共有重點紅色紀念場館25個,革命遺址68個。今年4月,廈門市城市管理行政執法局、市文化和旅遊局等開展紅色資源保護專項整治行動,加強紅色紀念場館、遺址遺蹟等紅色資源的搶救、保護、開發和利用。

革命文物保護利用是一個複雜的系統工程,誰來管、怎麼管、資金從哪來,這些問題很具體很現實,直接關乎革命文物保護利用的效果。

位於四川省甘孜縣的十八軍窯洞羣,是當年十八軍進藏留下的唯一成規模集中遺址。該紅色遺蹟受風吹雨淋、鼠害等影響,損壞程度較為嚴重且仍在加劇。目前,窯洞現存1000餘孔,完整保留的只有六七百孔。

面對資金缺口大、專業修繕人員缺失等問題,經過多方呼籲,甘孜縣目前已爭取到4000多萬元的國家補助資金,加上地方自籌資金,項目總投資超過5000萬元的甘孜縣斯俄鄉旅遊基礎設施建設項目已進入前期規劃設計,對十八軍窯洞羣進行搶救性保護。

《法治日報》記者梳理髮現,保護資金不足、“建設性破壞”等仍然是目前各地在紅色資源保護過程中面臨的困境。

對此,受訪專家建議,以建黨百年為契機,從中央層面安排專項資金專款專用,多部門協調推進紅色資源的甄別、研究、保護,對一些年久失修、損壞嚴重的遺址實施搶救性保護。

  強化法律監督 深化公益訴訟

作為著名的紅色故都、中央革命根據地所在地,江西贛州這塊紅色土地的紅色革命遺址眾多,具有豐富的紅色資源:第一個蘇維埃政權在這裏建立,舉世聞名的紅軍二萬五千里長徵從這裏開始,蘇區幹部好作風在這裏形成,艱苦卓絕的南方三年游擊戰爭在這裏浴血堅持。

贛州市人民檢察院六部主任鍾偉民告訴《法治日報》記者,贛州市檢察機關通過走訪文物管理、退役軍人事務、黨史研究、鄉鎮等相關單位,全面摸排當地紅色軍事文化史蹟、歷史建築、文物古蹟保護情況,讓辦案成為黨史學習教育的生動課程。截至目前,該市共立案相關公益訴訟案件34件,發出訴前檢察建議29件。

鍾偉民舉例説,贛州檢察機關在走訪調查中發現,位於龍南鎮煙園圍的紅四軍軍部舊址,存在本體圍面漏雨、樑架腐朽,牆上的紅軍標語及歌曲風化、脱落等問題。檢察機關及時發出檢察建議,督促行政主管單位對該舊址進行修繕,對擅自修繕覆蓋紅色標語等違法違規行為及時制止。如今,煙園圍已成為兼具黨史教育、愛國主義教育和紅色文化旅遊功能的特色旅遊項目。

司法保護是紅色資源保護的重要手段和關鍵環節。在楊宗科看來,發揮司法在保護紅色資源中的定分止爭和懲惡揚善功能,通過司法解釋和指導性案例明確適用法律依據、統一法律適用標準,對於保護紅色資源至關重要。

今年4月,最高人民檢察院專門下發通知,要求各級檢察機關充分發揮公益訴訟檢察職能,不斷完善行政執法與檢察公益訴訟協作機制,形成保護合力。各地結合實際部署落實,吉林、遼寧、陝西、湖南等地檢察機關開展形式多樣的紅色資源保護公益訴訟檢察專項監督活動,以“檢察藍”守護“革命紅”,取得明顯成效。

據統計,截至2021年5月,全國共有25個省級人大常委會作出加強檢察公益訴訟工作的專項決定,其中有20個省明確將文物和文化遺產保護、英烈紀念設施、紅色文化資源等納入公益訴訟新領域案件範圍。2019年至2021年3月,全國檢察機關共辦理文物和文化遺產領域公益訴訟案件5800餘件,發出訴前檢察建議4800餘件,提起民事、行政公益訴訟60餘件。

中共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政治和法律教研部副教授周婧認為,紅色資源的司法保護,不僅有助於打擊破壞紅色資源的違法行為,而且具有示範引導作用,有助於提升全社會紅色資源保護的意識。司法機關依法辦理各類涉及紅色資源的案件,嚴懲盜竊、盜掘、損毀、倒賣、走私革命文物犯罪,嚴懲侵佔、破壞、污損革命遺址遺蹟和紀念設施犯罪,依法追究侵害英雄烈士姓名、肖像、名譽、榮譽的行為人的民事責任和刑事責任,為紅色資源提供強有力的保護。以生動的案例釋法普法,營造保護紅色資源的良好氛圍,讓每個人都成為紅色資源的守護者。

  凝聚各方合力 賡續紅色血脈

從中央頂層設計到地方性立法,從地方各相關職能部門嚴格執法到檢察機關充分發揮檢察監督職能,紅色資源法治保護合力正在形成,對紅色資源的保護、開發和利用取得了積極成效。

《法治日報》記者梳理公開報道發現,當前仍有一批紅色資源面臨保存風險:一些紅色遺址遺蹟保護缺失;部分無名烈士陵園墓地遭到破壞;紅色歷史研究不足,英烈生平事蹟宣介不足……

如何將這些風險降至最低,真正用好紅色資源賡續紅色血脈?

楊宗科認為,近期生效施行或即將施行的紅色資源保護專門性立法主要是地方性法規和地方政府規章,其效力上位階不高、內容上不夠系統,在規範性法律文件的名稱上不夠規範和統一。各地雖然對“紅色立法”作出有益嘗試,但也存在多頭管理、條塊分割、資源整合不足等問題。應在借鑑地方立法的經驗基礎之上,運用立法方面的中央事權,加強紅色資源保護的立法供給,儘快制定全國性的紅色文化資源保護和利用法。

“將有關革命文物保護的部門立法和地方立法整合起來,確保多層次、多類型立法間的彼此協調、有機統一。”楊宗科説。

此外,楊宗科建議,要通過系統的產權保護制度、資本融資制度、税收優惠制度等,吸引社會組織、投資基金、公民個人投身於歷史文化和革命文物保護事業,發揮各類主體的合力。對政府和有關單位組織開展紅色文化紀念活動的時間節點和形式作出較為系統的規範。同時也要充分發揮紅色資源的育人功能,將紅色文化教育融入當地大中小學的學生教育內容,鼓勵和支持學校開展研學實踐活動。

以西北政法大學為例,作為陝北公學的傳承者,該校擁有深厚的紅色文化底藴和豐厚的紅色文化資源。為了讓師生在潛移默化中守住“紅色基因”傳家寶,自覺融入“紅色血脈”,該校以陝西省尤其是延安地區紅色文化資源為研究對象,以傳承紅色基因為引領,以保護紅色文化資源為目標,以解決實際問題為要求,圍繞創建紅色文化育人模範大學做了大量工作。

責任編輯:李曉慧
85418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