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代集運優惠碼
自由貿易港司法保障的理念定位
發佈時間:2021-07-08 15:00 星期四
來源:人民法院報

2018年4月13日,習近平總書記向全世界鄭重宣佈,黨中央決定支持海南全島建設自由貿易試驗區,支持海南逐步探索、穩步推進中國特色自由貿易港建設,分步驟、分階段建立自由貿易港政策和制度體系。此後,中國特色自由貿易港的構建之路漸次打開,在政策層面,2020年6月1日,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了《海南自由貿易港建設總體方案》(以下簡稱《總體方案》);在國家立法層面,2021年6月10日,全國人大常委會審議通過海南自由貿易港法;在地方立法層面,海南自由貿易港的各類地方性立法正在如火如荼地開展。

在海南自由貿易港法治建設全面推進的背景下,如何轉變理念,為建設中國特色自由貿易港這一國家戰略提供優質的司法保障服務,成為了考驗人民法院的重要議題。2021年1月8日,最高人民法院發佈《關於人民法院為海南自由貿易港建設提供司法服務和保障的意見》,為把海南自由貿易港建設成為對外開放新高地、探索實踐更高水平對外開放新路徑提供有力司法服務和保障,為司法保障中國特色自由貿易港規劃了藍圖。建設海南自由貿易港是新時代改革開放進程中的一件大事,如何貫徹、實現這一藍圖可以從既有的司法保障經驗中尋求借鑑。

回顧過去,自2013年設立中國(上海)自由貿易試驗區以來,自貿試驗區現已遍佈我國多數省份,同時形成了一系列成熟的自貿試驗區司法經驗。因此,中國特色自由貿易港司法保障的理念定位,可建立在自貿試驗區司法經驗歸結的基礎上,辯證對待“法治化、市場化、國際化”三種價值導向的司法平衡。

一、法治化理念:政策立法變動與依法審判的辯證關係

在自由貿易港的建設中,政策變動之頻繁、制度更新之劇烈、立法更改之立體對於人民法院依法審判的基本原則提出了全新的挑戰:第一,無論是自貿試驗區還是自由貿易港的建設,均表現為“政策先行、立法跟進”的特點,人民法院在審判工作中應當妥善對待法律與政策之間的關係。第二,立法具有抽象性與滯後性的特徵,這意味着海南自由貿易港法以及配套的法律法規羣,也會因其相對滯後於制度改革進程而出現一些“立法真空”現象,進而在個案審判或者個別審判領域中可能出現無法可依的情況;第三,從中央到地方立法的“立、改、廢”幾乎伴隨着海南自由貿易港成立至今的全週期,其所帶來的時際性法律衝突也會對審判實踐提出一些適法難題。

為了應對上述挑戰,人民法院要樹立更加主動、更為迅捷、與時俱進的法治理念,並以之指導整個自由貿易港司法保障的制度安排,在重點領域強化審判職能,推動構建與高水平自由貿易港相適應的政策制度體系。首先,在政策與法律運用的關係問題上,應當樹立在依法審判立場下合理運用政策的總原則:一方面,在政策與法律並行或產生衝突時堅持法律優先適用的規則,另一方面,在審判實踐中如涉及自由貿易港相關法律的解釋問題時,可以將相關政策作為法律解釋的基礎或參考,並適時將司法裁判規則上升為司法解釋或者立法;其次,面對“立法真空”現象,人民法院應當主動應對、創制自由貿易港的適法方案,如通過定期發佈案件審判指引、典型案例、司法審判白皮書等形式,將自由貿易港司法政策的把握和法律適用的調整有機統一起來;最後,在審判實踐中如遇到上下位法律衝突、新舊法律衝突等適法議題,在遵循立法法等法律規定、堅持“法不溯及既往”原則的同時,也應體認到自由貿易港建設發展的總趨勢,在新法更能彰顯改革立場、更能維護自由貿易港社會經濟秩序、更有利於保護誠信市場主體時,依法認可新法的溯及效力。

二、市場化理念:尊重市場規則與嚴守風險底線的辯證關係

打造市場化、便利化的營商環境是《總體方案》提出的重要目標,這一目標也為自由貿易港的司法保障帶來了新議題:商事主體的董事、經理、高級管理人等在進行商業決策和企業治理時作出的商業判斷,司法是否應當予以介入;商事主體在從事交易的過程中可能形成商事慣例,人民法院應如何認定、適用商事慣例;某些商事業務的開展現行法律並未有明確規定,對於這些商事行為應當採取鼓勵抑或限制的司法政策等。這些新議題的回答主要圍繞一對矛盾展開,即如何處理好市場規則的司法尊重與風險控制的司法底線之間的關係。

針對上述這組矛盾關係,自由貿易港的司法保障理念應以依法維護市場創新、充分尊重商事自治為原則,同時堅守風險防控底線:一是對於商事主體的決策應當減少司法干預,樹立尊重商業判斷規則的司法意識,達到減輕決策者責任、鼓勵商主體大膽創新的目的;二是尊重商事行為規律,充分認識商事慣例的補充性法源地位,盡力發揮商事慣例對合同爭議的解釋與漏洞填補作用,維護商事契約的約束力;三是正確鑑別市場開放與交易安全的關係,在投資、貿易、金融等案件的審判過程中,既要堅持“法無明文禁止即可為”的司法理念,特別應當關注自由貿易港建設中“不可複製、推廣”的制度創新與開放領域,也要注意到因為放松管制而可能帶來的知識產權侵權、金融系統風險甚至新型犯罪行為的泛濫,將嚴守風險防控底線作為踐行市場化理念的基石。

三、國際化理念:對標國際標準與立足中國實際的辯證關係

“對標國際高水平經貿規則”是《總體方案》提出的另一項重要要求,隨着海南自由貿易港對外法治的放寬與便利,外國投資者、境外商主體以各種形式參與到自由貿易港的商事交易之中,這就對自由貿易港司法保障的國際化提出了雙重挑戰:一方面,涉外案件數量的上升意味着人民法院不能拘泥於純粹國內法的視角,而國際條約、國際慣例以及外國法的適用均需要審判者具備嫺熟運用國際法的能力;另一方面,涉外案件的審理並不意味着司法保障的全盤國際化,因而在審判體制機制改革、涉外法律適用、國際司法協助等領域中,如何立足中國、立足海南、立足國內法治,也必須予以同等關注。

面對雙重挑戰,習近平法治思想作出了最好的詮釋和解答,即堅持統籌推進國內法治和涉外法治。其中,“推進涉外法治”要求人民法院及時更新審判觀念,在明晰國際法與國內法適用關係的基礎上,增強適用國際法和外國法的司法自信,完善國際化的審判機制與審判團隊建設;“推進國內法治”則要求人民法院在實施自由貿易港司法保障方案時重點堅持本國立場,自由貿易港的本質為我國單邊開放的國內法性質,因而只有在司法改革和審判工作中強調以我為主、內外協調、對標國際最高標準的統籌立場,方能準確把握自由貿易港國際化司法保障的理念。

(本文系2020年度國家社科基金重大項目“中國特色自由貿易港國際法治研究”階段性成果)

(作者單位:華東政法大學國際法學院)

責任編輯:買園園
8546744